图说 | 人到茶年

老人院是一个“等待死亡”的放逐之地?还是一个凝聚希望的安宁家园?走进养老院,这里有茶涩,也有茶香。

若把人生化为三个阶段,童年将是一杯纯净的白开水,无色无味,没有一丝杂质;中年将是一碗辛辣的白酒,五味杂陈,久经社会的历练;暮年将是一壶醇厚的青茶,涩中带香,沉静在岁月里。因此,童年可以称为水年,中年可以称为酒年,暮年可以称为茶年。

国人爱茶,品茶犹如品人生。茶之涩或许是孤独与寂寞的空虚之感,茶之香可能是热闹与活跃的欢愉之情。人到茶年,总会有那么几分感概,走进“存心善堂养老院”,读老人们的茶涩与茶香。

IMG_2923suoxiao 小

茶涩

“不苦不涩不是茶”,人生如茶,必有苦涩之时。涩由心生,心生思虑,面黯然;涩由身长,身受痛楚,面惆怅。

老人她平时很爱笑,但因为小时候的高烧,现在只剩一只眼睛了。平时,她会拿出一只烫热了的小茶杯,敷在受伤的眼睛上,缓解伤痛。曾经是一名工人,终身未嫁,她操劳了半生,现在就用半辈子挣来的钱和微薄的养老金供自己在这里生活。

10平方米的小房间,老人静坐在床上,他一切活动都被监视着,窗户也被锁定,只能打开一掌之宽。

茶香

品茶妙在尝香,品人生之茶,只要心中存愉悦,香醇的茶香自来之。

特护院的老人,他们没有意识,外人认为他们活在“笼子”里,很悲惨,但他们却笑着对自己的生活。

舞者——世间一切都忘了,唯记得跳舞

她曾经摔伤过脑部,唯一仍能让她清楚记得的是童年时学了12年的舞蹈,只要音乐一响起,她便变得灵动起来,没有舞衣舞鞋,但依旧很优雅。

活到老,学到老——自学普通话和手语

“这里是我的第一所学校,也是我最后一所学校吧。”六十多年前,她在这里上小学,学会了写字。六十多年后,她在这里学会了普通话和手语。

冥冥之中的注定,谁又想当曾经的吴桥第一小学变成了养老院,曾经在这里度过童年的人,暮年又来到这里,继续生活、学习。

半路音乐人——台湾民谣小调、口琴、曼陀林,记忆中的温存IMG_8424小

脸圆圆,眼睛眯眯的,脸上总是挂着微笑,每次见人,总爱用雄厚的男中音嚷上一句“来,我们来喝茶。”

年轻的时候,他有一个7人乐队,乐队里有拉小提琴的、吹口琴的、弹曼陀林的、唱歌的。那时候,他自学了曼陀林和口琴,抄写了两本歌谱,《外国歌曲200首》、《中国民歌200首》,但是现在两本歌曲集都没了,仅剩无几的经典旋律留在了他的脑海之中。

在进来老人院的时候,他把口琴也一并带过来,但是从五楼搬房间至三楼的时候,忘记拿,被清理了。“那口琴应该现在买不到了,那声音可好听了。”他无奈地,举起了一杯茶,一口饮尽。

乐天派的失声者

pk10开奖结果他是失语者,只能用手语交流,他很“搞怪”,同时也很乐观。

“人人有老,人之将老”,每个人终将会沧桑历尽,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。乐观者,他们总是喜欢聚在一起,善于交流,接受新事物;愁苦者,他们喜欢一个人静静呆在一角,不愿说话,神情恍惚中带有一些苦楚。

“花有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。”愿在世间打滚了大半辈子的老人,卸下了铠甲,洗尽了铅华,仍能在岁月静好中感受爱的温存。

摄影|徐欣桐

文字|徐欣桐


声明:大华网-草根播报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联系邮箱:stucaogenbobao@163.com
本文地址:http://stu.cncyule77.com/?p=34653,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大华网立场无关。

发表评论→

你必须 发布评论。